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是什么意思_(拨打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是怎么回事)

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是什么意思_(拨打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是怎么回事)

第九十四章:多愁善感

  周末的太阳照射得人心惶惶,爷爷鱼明诚和奶奶应梅从都城帮到B成鱼家庄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鱼诗柔早已经从公司附近的单身公寓中搬回家住了。

  鱼家庄园位置虽然离闹区有些距离,但是这里种满了梧桐书和白杨树,父亲鱼天赫爱极了梧桐树和白杨树,他曾说过。那是在那个春日芳华,绿叶幽幽,桃花盛开,香气扑鼻的某个春日里,他遇到了那个让他美到窒息的母亲。一见倾心也罢,荡人心魂也罢,日久情长也罢,他却实就这样爱上了十九岁的母亲。母亲和父亲由于家族企业,两人有了许多无法避免的接触和见面。

  他爱她,为她种满了法国梧桐和白杨树,她说她喜欢梧桐的茂密遮阴,喜欢白杨的坚韧不拔。

  父亲鱼天赫又知道母亲熊曼丽喜欢紫玫瑰,喜欢海棠花,也喜欢桃花,院子里内外种满了红色海棠还有粉色桃花,加上香郁浓浓的紫玫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为何一夜之间,会变成这番模样呢?鱼诗柔穿着一身白色雪纺上衣和已经泛白的牛仔吊带裤,她在家里的庄园漫步,春天是这般的明媚浪漫啊!

  一阵风吹的她闭上眼睛,她的裤脚卷上掉落了一片红色花瓣,爷爷鱼天赫本来已经坐享天伦之乐了,如今却得重操旧业,重振公司内外。

  一只白色小猫不知不觉走向鱼诗柔的身旁,鱼诗柔抱着它柔软的身躯,这是奶奶养的小猫啊:

  “小猫咪啊,小猫咪,你说妈妈现在在哪?你说母亲会好起来的对吧?说不定等她好起来,心一软就原谅爸爸了,这该多好啊!虽然这样的我,好自私……”。

  这时候,奶奶笑容可掬地走向鱼诗柔,奶奶的身体一向有些不好,特别嗜睡,可是她的笑容永远那么的真挚:

  “小柔啊,我们的小柔从什么开始变得这般多愁善感起来了?”。

  鱼诗柔摇头否认:

  “没有呀,奶奶你想多了。”。

  奶奶应梅拐着拐杖在鱼诗柔地搀扶下缓慢地移动着有些发福的身体:

  “奶奶现在记性是越来越不好了,可是奶奶不笨,也不傻,小柔啊!这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着自己的因果循环的,你无论如何都要遵循自己的本心和初衷,什么事啊!努力过,就不留遗憾了,不是吗?”。

  鱼诗柔点头微笑:

  “奶奶您说得是!”。

  奶奶继续叨叨细语:

  “那么小柔就不要再皱着眉头看世界,世界这么大总会有收获的时候。”。

  鱼诗柔只是轻声轻语:

  “是,奶奶说得是。”。

  奶奶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你爸妈他们出去环游旅行这么久了,有没有和你联系过啊?”。

  鱼诗柔心一疼,苦笑一声:

  “有的,有的。奶奶别担心哈。”。

  奶奶自顾自地说道:

  “昨夜里我梦到你妈妈,她坐在我的身边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对她?我拉着她的手,让她不要走……”。

  就这样鱼诗柔安安静静地扶着奶奶坐在靠椅子上:

  “也许,也许是妈妈想奶奶您了呢?”。

  鱼诗柔见没有回声,突然转身看了一眼奶奶,只见她靠在椅子上呼呼睡着了。

  奶奶并不知道,爸妈的事情,她身体不好,所以爷爷让她隐瞒了所有……

  就这样,她和奶奶坐在别院的靠椅上,她的目光忽然投向对面两楼她的卧室,卧室阳台上种满了蓝色飞燕草,犹如一只只燕子挂在她的阳台上,别致淡雅。那一株深紫色的玫瑰花在阳光正好,微风的摇曳下,多姿多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那盛开的深紫色玫瑰花开始一片一日地凋零掉落。

  那一株深紫色的玫瑰花是那个男人送给鱼诗柔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相赠,第一次相爱相息。鱼诗柔低着头靠在石柱上,拿起新手机,拨打了那一串熟悉入骨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

  无论拨打了多少次,依旧如此,不行!鱼诗柔心底开始不间断的心慌,她怕失去什么,怕失去心尖最重要的东西。

  鱼诗柔风尘仆仆地赶到帝国集团:

  抬起头,鱼诗柔毫无忌惮地直接走向总裁办公室,对外面的秘书部人员问道:

  “颜总呢?”。

  那小女生低着头查看记录:

  “对不起,这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事情,我们这边不方便向任何人透露的。”。

  鱼诗柔眼眸闪过一丝冷意:

  “那麻烦你,通知颜总一声,就说是我鱼诗柔,她的女朋友,想要见他一面,总行了吧?”。

  小女生依旧一脸勉强,难以做得了的模样看着她,确实这个小女生是刚刚来的,可能不认识鱼诗柔。

  这时候,从另一侧来了两人,一人穿着黑色正统西装革履,古铜色肤色,看上去有点不近人情且严谨的男人。

  还有一个穿着一身职业黑裙西装,戴着一副大大的眼镜,肤色雪白身材非常高挑,脸型圆润,五官也圆润算得上和蔼的女人。女人和男人走向鱼诗柔这边,女人率先开口:

  “鱼小姐,你好!我是欧总的秘书,霍艳,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向我提出来?”。

  旁边的那个男人对鱼诗柔简短却又态度尊敬地说道:

  “鱼小姐您好,我是欧总的助理霍正!”。

  鱼诗柔想了想问道:

  “欧源他现在在公司吗?”。

  霍艳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

  “是的,他现在在开总会,大概还有五分钟左右结束。”。

  “您是想见欧总吗?”。

  鱼诗柔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

  霍艳对霍正说道:

  “霍助理,你带鱼小姐到贵宾室等待欧总……”。

  就这样,鱼诗柔跟着霍正一步步地靠近欧源所在的位置。

  也没有等多久,鱼诗柔起身凝视着欧源,用非常诚恳和感激的态度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谢你!欧源!”。

  欧源靠近鱼诗柔,身体前倾笑容更深一步:

  “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鱼诗柔咬着下唇,苦恼地动着脑子:

  “我不知道你喜欢些什么?你又缺什么?好像你又什么都不缺?”。

  欧源看着她,目光炯炯有神:

  “我哪里什么都不缺,我这不就缺一个女朋友吗?”。

  鱼诗柔看着他更加苦恼道:

  “啊?那你是希望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吗?”。

  欧源细长的大眼睛闪烁着深情的狭隘地看着她:

  “算了,你真想谢我,就送我一个礼物吧!怎么样?”。

  鱼诗柔欣喜地点头:

  “当然好啊!”。

  欧源突然一步步地走向她,一点点地靠近,就这样鱼诗柔一步步地后退,欧源将鱼诗柔逼向墙角,壁咚道:

  “你特意来公司一趟,该不会就是为了谢我吧?”。

  鱼诗柔被他这样的姿态吓得有些不敢动了,瞪着大眼睛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呵呵,当然不是……不,也是……”。

  “算了,我直接问了吧?欧源?熔宸怎么突然没有了消息?你知道为什么吗?”。

  欧源的心里突然有些失望,可是表情却依旧如初:

  “熔宸他出国出差了,目前应该还在飞机上吧,他没有通知你吗?”。

  鱼诗柔这才恍然大悟:

  “对哦!我的手机被鱼诗雅抢走了,欧源昨天晚上要不是你,我可是真完了,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哪里呢?”。

  欧源将手扶在鱼诗柔肩膀上,细细道来:

  “昨天我刚好也在那家酒吧,我见一行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就跟了过去,恰巧遇见你被他们困在房间里面,我就报了警。”。

  鱼诗柔的眼眸闪着无辜和感激之情:

  “原来是这样啊?欧源,有你真好!”。

  “对了,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欧源指甲轻轻划过她的额头,对着她的耳垂轻轻地吹嘘着:

  “坏人自然而然就会得到惩罚,我已经报了警,小柔不需要担心任何。”。

  在某家偏远小镇里,突然出现五具腐烂尸体,按照各种迹象表明,他们统统都是自杀身亡的。

  无人用绳子绑定自己,然后一一跳下湖内自杀,身上并无任何伤痕。

  在一家废弃工厂内,影子陈科穿着一身皮衣外套和猎豹黑裤,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左手上拿着一张照片,那女人穿着一身酒红色的水貂绒皮外套,笑得出水芙蓉,她无名指上还戴着那颗醒人眼目的结婚钻戒。

  照片的背后机械字体写着:

  “鱼诗雅!”。

  深夜时间,鱼诗雅望着四周空荡荡的房间,这是他送给自己的别墅吗?虽然已经知道白熙燦已经不爱自己了,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的残忍呢?

  鱼诗雅蹲在床边上,抬着头仰望着窗外的圆月,是什么让她如此凄凉孤独?

  突然,有一个人破门而入,鱼诗雅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

  “你是谁?”。

  对方一句不吭,而是一步步地向她靠近,她眼眸里闪过无数的可怕画面。

  她尖叫着声音,想要转身逃跑,就这个时候,她的身体被轻而易举地拿下。

  鱼诗雅害怕地颤抖着身体,对方终于开口低吼一句:

  “是我?”。

  鱼诗雅吃惊地看着对方,然后紧紧地抱着他:

  “熙燦是你?”。

  “你没有走?”。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冷酷无情的,老公我好想你啊!呜呜……”。

  在别墅不远处,影子看着窗户内黑着的灯火,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主人,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

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是什么意思_(拨打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是怎么回事)

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是什么意思_(拨打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是怎么回事)

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是什么意思_(拨打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是怎么回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ka8.cn/2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