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不想入党了还能入党(为什么很多人不想入党了怎么办)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1周年。在码这些字的时候,突然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去年收看建党一百周年庆祝大会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下午看了一篇《人民日报》的文章,题目是《什么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干什么》,这个题目也是去年六中全会提出的一个命题。文章从理想信念、人民情怀、民族复兴、世界大同、自我革命五个方面阐述并回答了“什么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是干什么的”这个历史命题,这让我对党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她的基层组织贯穿在每一个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之中,我们都与她有着无法分割的联系。我生长在党员家庭,我的祖辈父辈都是党员,这让我从小就对党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与崇敬之意。我还记得在上高中时,我就写过一篇纪念建党节的文章,后来我多次想把它找出来重读,但无奈时间太久,早已遗失不见。但那篇文章让我耿耿于怀,因为那大概是我对党最早的系统性认知了。

上了大学以后,学校党组织开始面向学生吸纳党员。大一那年,身边的同学朋友纷纷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自然也是心向往之,但每当我铺开信纸准备写申请时,我总是不知如何下笔。我不断地质问自己:我对中国共产党了解多少?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是否足够坚定?我有多大的勇气为共产主义理想牺牲一切,奋斗终身?对这些问题,我恍惚不定,不知该如何回答。是的,我向往党、敬重党,可我还不够了解党、我也尚未严肃思考过自己的理想信仰是否坚定。所以,在大一时我并未提交入党申请,我想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认认真真地了解中国共产党、去更加严肃地思考那个关于理想信仰的问题。

我有一个很幸运的机会,在大一时我加入了学院的学生会组织部,分管学生入党材料的整理工作。全院近千人的入党材料有很多,整理起来也很繁杂,由于原来材料归档的失误,很多时候会出现材料丢失的情况,往往整理起来会让人急躁麻烦。在最开始做这项工作时,我时常不耐烦甚至想过甩手“摆烂”。但是有一次,主管老师让我给入党材料扣公章,我扣着扣着突然发现,我手里拿的是党的公章,这红色的印章代表着党组织。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为党工作,我所做的工作不正是对自己理想信仰是否坚定的检验吗?从那时起,我转变了自己的工作态度,我把我所做的一切当作是党组织对我的培养与考验;我把我的工作能否得到老师同学们的认可与称赞当作是对自己理想信仰是否坚定的直观检验。

去年,在建党百年的时刻,我满怀兴奋与激动的心情写下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2021年9月28日,这是我申请入党的日子。从那一天起,我无数次提醒自己,要把成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当作自己行事准则,要用服务与奉献体现自己追求进步的意向。今年3月份,在党组织的培养下我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入党积极分子,但我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优秀而给予我的奖励,恰恰是因为我还远远不够优秀才需要党组织对我进行更严格的考察培养。

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是共产党人的理想信仰。在中共七大闭幕会上,毛主席曾说:“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对于这句话,我的理解是:信仰人民就是信仰马克思主义,为人民的美好生活而奋斗就是为共产主义的理想而奋斗。人民是什么?人民从来都不是一个抽象虚无的词汇,人民是具体的、现实的,人民就是你我他,人民就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

“人生万事须自为,纵步江山即辽阔”,一切远大的志向都应在具体的行动中去体现。人民服务不只是为官者的专利,而是每一位共产党员的特权。而作为一名大学生,我现阶段所理解的为人民服务就是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利用自己的身份为大多数人而工作。

入党意味着一种责任的承担,意味着为崇高理想牺牲一切的勇气,更意味着对马克思主义信仰无比坚定的执着。我不希望自己空有一副佩戴党员头衔的躯壳,而没有一名合格党员应该具备的思想品质,那样的入党是没有意义的,那样的身份也是毫无价值的。

入党是一个自我警醒的过程,党员不是荣誉而是身份标识、是警钟、是鞭策。身份入党只有一次,但精神入党一生一世。我立志成为一名合格共产党员,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追求,这也是一个入党者朴素的入党初心,我愿意为此而努力,也愿意为此而作出牺牲。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ka8.cn/2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