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书陷入围城冲不进招聘,飞不出字节,企业微信会议视频回放

本文为雪豹财经社X创业邦联合出品

作为企业办公市场的后来者,飞书的MAU只有钉钉的1/26、企业微信的1/13倍。为了汲取用户流量和扩大市场份额,打通招聘环节,成为飞书试图开拓的新路径。

飞书上线直播间投收简历功能,通过在抖音直播间挂载岗位链接,试图吃一波抖音的流量红利。但背靠抖音这棵日活6亿的大树,飞书也很难“乘到凉”。

在抖音搜索“飞书招聘”,出现的大多是短视频广告,用户点赞和评论寥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量通过其他渠道收集应聘者线索的招聘类主播和企业活跃在抖音上。

条条大路通罗马,但对于一生下来就在罗马的飞书来说,找一条走出去的路更重要。

从一款字节跳动内部工具走向商业化之后,如何实现用户增长与抢占市场份额,一直是飞书面临的棘手难题。

2021年5月,飞书推出独立的招聘板块。今年5月,新上线的飞书people将OKR、人事、招聘、绩效等人力模块打通,为企业提供“人才管理的全景视角”。最近,飞书又将招聘系统与抖音打通,试图将抖音的用户流量“复制”到自己的平台。

走向招聘的飞书,选择了一条与企业工具南辕北辙的路。

背靠大树难乘凉

背靠抖音这棵日活6亿的大树,飞书也很难“乘到凉”。

8月16日至9月6日,抖音举办“云端校招季”活动,飞书招聘为其提供技术支持。企业主可以通过飞书将招聘信息一键同步到抖音直播间,并用小风车挂载飞书招聘入口,就可以将应聘者投递的简历自动发送到飞书的招聘系统。应聘者也可用抖音账号一键登陆飞书招聘,完成简历投递。

这也是飞书招聘首次上线直播间投收简历功能。飞书招聘试图借抖音的流量,帮自己吸引用户、扩大声量。抖音公布的活动数据中,有宝洁蔚来雀巢欧莱雅等20余家企业使用飞书招聘。

而在抖音与中智集团合作的“2022就业季”活动中,有5.8万家企业参加,提供23万个岗位,招聘规模达160万人。即使没有飞书的参与,企业在抖音上仍然可以完成招聘的整个链路。

这并非飞书首次尝试通过招聘来吸引和留住用户。在2021年5月发布的飞书4.0版本中,招聘功能被作为一个单独产品推出,与平台内的日程管理、音视频会议、云盘、群等功能打通。应聘者和HR在飞书内即可走完整个招聘流程。

雪豹财经社向飞书招聘的技术人员了解到,飞书招聘本质上是一个聚合平台,企业如果入驻飞书招聘,在飞书招聘一个平台上,就可以收到来自不同招聘平台的简历,并在平台上对简历进行筛选,选取合适的候选人进行面试和录取。

然而,发布至今近一年半时间,飞书招聘几乎没什么声量,核心痛点就在于缺少流量来源。此次与抖音携手,飞书希望看到的结果应该是:通过抖音的招聘场景引流,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飞书,并探索使用其它功能,飞书便以此来留存属于自己的用户。

不过,在抖音搜索飞书招聘,出现的大多是短视频广告,且用户点赞和评论寥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量通过其他渠道收集应聘者线索的招聘类主播和企业活跃在抖音上,其中不乏粉丝数百万的大V。抖音还为2022就业季活动设置了专区,而对于声量本就不大的云端校招季,飞书招聘在其中的存在感更低。

即便借助6亿日活的抖音,飞书招聘也没能如愿“起飞”。在企业服务平台中尚未闯出一番天地的飞书,为何急于闯入招聘赛道?

抓住救命稻草

从备受赞誉的内部管理工具,到试图实现商业化的企业服务平台,试图飞出字节的飞书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2016年,随着人员、业务急速扩张和对异地协作需求的增长,字节跳动需要一款更好用的办公产品。在尝试过市面上的其他办公工具之后,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带领的效率工程部门决定亲自下场,自研了一款企业协作与管理平台——飞书。

2017年,字节跳动公司内部开始使用飞书。到2019年,飞书正式对外开放,并逐步与小米、“蔚小理”、元气森林万达集团等企业达成合作。但这仍与飞书的预期相距甚远。

当时,企业办公服务市场上已经有钉钉、企业微信、腾讯会议等巨头盘踞。入局时间相对较晚、缺少先发优势的飞书,用户增长不尽人意。

2015年诞生的钉钉,凭借流程管理、“云钉一体”等优势,服务2100万家企业和超5亿用户,月活跃用户数超过2亿。比钉钉小两岁的企业微信,则借助微信巨大的流量池,服务1000万家企业,活跃用户数量为1.8亿,连接超5亿微信用户。

相比之下,背靠抖音、今日头条等大流量池,同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飞书,却被远远甩在后面。据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 9月公布的最新数据,飞书的月活跃用户数为789万,不到钉钉和企业微信的零头。

为了汲取用户流量和扩大市场份额,打通招聘环节,成为飞书试图开拓的新路径。

艾瑞咨询数据,2021年,中国网络招聘市场规模为160亿元,同比增长约48.2%,为近5年同比增长率最高的一年。

这块蛋糕,成为包括字节、快手在内的互联网大厂们虎视眈眈的新目标。

今年5月,飞书People上线,整合了招聘、人事、绩效、OKR等多个人事管理产品,称要实现人力资源的全周期管理。通过连接企业与个人用户、高频次且能带来源源不断新流量的招聘业务,飞书试图走出一条与钉钉和企业微信不同的新路。

艾瑞咨询报告称,2021年,各平台继续加紧AI等关键技术在招聘各个环节的布局,利用AI技术为雇主企业进行简历筛选和人才搜寻,帮企业以更低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招到更合适的候选人,提升招聘效率。

与传统招聘平台相比,字节跳动在AI技术方面的优势十分明显。但技术无法解决飞书招聘面临的核心痛点。曾宣称不以DAU为目标的飞书从未如此渴求流量,但它似乎还没找到自己的方向。

向左走,向右走?

作为字节跳动首款To B的产品,六大独立BU之一的飞书承载着为公司开拓新市场的厚望。

艾媒咨询的一份行业报告,2021年,中国协同办公市场规模达到264.2亿元,预计2022-2023年将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长率,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330.1亿元。飞书这支轻骑,承担着字节跳动切入企业服务赛道的重任。

作为字节跳动内部的办公用具,飞书商业化最大的优势便在于高效协同、提升办公效率。因此,飞书从一开始就将目标客户群体定位在字节跳动这样的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做的是B端生意。通过抖音直播间的小风车挂载招聘入口,则更多地是面向C端的个人用户。

B端用户具有极高的平台依赖性,一旦更换系统,将会面临大量的业务迁移和学习成本。C端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较低,迁移成本也较低,可以随时随地转用新产品。B端用户对办公协同平台的要求是简洁专业、逻辑严密、细节完善、安全性高,C端用户则更容易被新鲜有趣的内容和活跃的社区氛围吸引。

换句话说,To B和To C意味着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鱼和熊掌难以兼顾。飞书的两个“翅膀”想要飞往不同方向,最终结果可能只是在原地打转。

更何况,无论是在办公协同还是网络招聘赛道,姗姗来迟的飞书都并不占优势。

在办公服务赛道,横亘在飞书面前的是短时间内难以逾越的对手。据苹果应用商店中国区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9月23日,腾讯会议夺得商务类免费App下载量第一,后面紧接着的是钉钉和企业微信,飞书排在第8位。

在用户表现上,钉钉和企业微信也早已站稳脚跟,拥有规模效应,飞书还相差甚远。据QuestMobile最新数据,2022年8月,钉钉和企业微信的MAU分别为2.05亿和1.04亿,分别为飞书的26倍和13倍。

面对用户增长乏力的困境,飞书不得不寻找新的增长方式。但在网络招聘市场,也早有入局者占据头部。

据艾瑞咨询,从2021年营收上来看,前程无忧仍为行业内第一,市占率达到27.61%;BOSS直聘和猎聘分列第二和第三,市占率分别为26.61%、16.55%。剩余不足30%的市场份额,由智联招聘、脉脉、赶集直招等企业分食。飞书在其中,尚未占据一席之地。

困在围城里的飞书急切地想要走出去,但To B还是To C,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被流量之困打乱阵脚的飞书,至今尚未摸索出一条清晰的道路。

本文源自雪豹财经社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ka8.cn/4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