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贺只活了27岁,却惊艳世人千年,李贺被后人称为什么称号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诗人李贺一生从未到过边疆大漠,却写出堪比“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佳作。

李贺凭借着自身丰富的想象力与诗才,被后人誉为“诗鬼”,世间更有“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之说。

旧唐书》中有言:“(贺)手笔敏捷,尤长于歌篇。其文思体势,如崇岩峭壁,万仞崛起,当时文士从而效之,然无能仿佛者。”

李贺的诗想象新颖奇特,传承创新了汉代以来的乐府诗体,常写出匪夷所思的奇句。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李贺之才,万里无一,若长久下去,他的声名堪比李白杜甫,然而天妒英才,他的生命在27岁时,戛然而止。

1.年少成名动京师

公元790年,李贺出生于河南福昌(今河南宜阳县),取字长吉。

李贺自幼家境贫寒,体弱消瘦,但他却不以为意。

他常常骑着小毛驴,带着小书囊,四处游走,寻找写诗的灵感。

一旦想到好的字句他就赶紧记录下来,放入书囊,待到回家再慢慢推敲润色,经常琢磨到深夜才睡去。

他发奋读书,希望能够参加科举考试,金榜题名,实现自己的一腔抱负。

李贺的母亲看到儿子这么勤奋,既欣慰又心疼。

不止一次对李贺说:“我儿这是要把心呕出来才罢休啊。”而这便是成语“呕心沥血”的由来。李贺的努力,由此可见一斑。

唐摭言》记载,李贺七岁便能作诗辞,15、16岁时,他的乐府诗甚至能与先辈李益齐名。

而远在京城的韩愈听说了李贺的才名,便决定与门生皇甫湜去李贺家中拜访。

到了李贺家中后,韩愈准备考考他,让他就眼前的景物即兴赋诗一首。

李贺不慌不忙,向二位大人行礼过后,挥笔写下了这首流传至今的《高轩过》:

“华裾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珑。马蹄隐耳声隆隆,入门下马气如虹。”

韩愈和皇甫湜看后直呼天才,因受到当时大文豪的夸赞与推崇,李贺风头一时无俩,更加声名远播。

807年,李贺进京赶考,这年他17岁。

在考试前,按照唐朝的习俗,他写诗拜谒韩愈,以期得到赏识与重视。

韩愈那时刚被朝廷任命为河南府试的主考官,在看到名篇《雁门太守行》: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陵开”后,感叹李贺才情可敌白居易

李贺的前17年,虽日子清贫,但却过得鲜活有盼头。

他不仅有天赋,还肯下苦功夫,这让他的实力远远超过许多同龄人,当时的他胸怀大志,十分笃定自己将会有一个光明前程。

然而,世间恩怨皆无常,李贺怎么也想不到,他之后的命运会如此坎坷。

2.入仕无门空饮恨

俗话说:“度大能至千里,量小寸步难行。”

李贺虽还未步入官场,却因为自己的傲慢,得罪了元稹

据传元稹以前曾拜访过李贺,因李贺的诗名在外,元稹十分仰慕他的才华,想要与他一起探讨一番。

于是在拜贴上写着:“明经元稹”。但李贺却没有见他,还叫书童传话说:“明经擢第,何事来见李贺?”

在唐朝,进士是通过努力考上的,而明经则是多年未曾考上进士破格录取的,因此李贺此言,明晃晃地有看不上元稹的意味。

元稹感觉受到了侮辱,因此当他发现了进士报考名单上有李贺的名字后,便向宪宗皇帝上奏:“李贺的父亲名叫李晋肃,而晋肃与进士谐音,如果李贺参加进士考试,就是犯了父亲的名讳,为避父亲名讳,李贺不应参加考试。”

此话一出,震惊朝野。

按照李贺此前表现出来的成绩,他本可以顺利参加进士考试,考取功名,但因为元稹的报复,他永远失去了进士考试的资格。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

为了打击李贺,让自己科考能多一线机会,与李贺一同参加考试的举人纷纷响应元稹。

宪宗听后,觉得“避讳”一说有道理,于是取消了李贺的考试资格。

即使韩愈力挺李贺,写下《讳辩》反驳这一言论。提出:“父名‘晋肃’,子便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仁’,子还不得为‘人’乎?”的质疑,结果也无法改变。

李贺科考之路被彻底堵死,他写下 “长安有男儿,二十心已朽”的诗句后,便黯然神伤地离开了京城。

此后,李贺的诗词,多以抒发感叹生不逢时,命运不济为主题。

从满怀希望到梦想破碎,其中的烦闷与打击,非个中人无法感同身受。

3.二十七载若惊鸿

李贺的一生十分悲惨,韩愈可能是照进他灰暗生命中唯一的一束光。

李贺离京后,韩愈一直记得他,经韩愈的极力举荐,李贺出任朝廷的太常寺奉礼郎。虽是入仕了,但却升迁无望,只得磋磨度日。

奉礼郎这个工作对于李贺来说,是一种折磨,与他的远大抱负大相庭径,终于在做了三年的奉礼郎后,23岁的李贺称病辞官,离开了太常寺。

814年,眼见仕途无望,李贺想投笔从戎。

他写下《南园十三首》:“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将一腔报国热忱表达的淋漓尽致。

中唐时期,藩镇割据已经成为社会毒瘤,在韩愈侄女婿张彻的举荐下,他在昭义军节度使郗士美的军队做了幕僚,替军队帮公办文。

本以为此次投军可以有一番作为,但昭义军不过是一支牵制北地藩镇的力量,兵卒不过两万,根本不是藩镇的对手。

世事无常,朝廷对昭义军的态度忽冷忽热,摇摆不定,让郗士美的军队倍受冷落与排挤。

最终,昭义军因讨伐无功,将帅请辞,军队解散,李贺失去了最后一次翻身的机会。

因郁郁不得志,加上本身体弱,不久撒手人寰,这一年李贺年仅27岁。

李商隐在《李贺小传》中写到:“李贺死前看到一个穿着绯红色衣服的神人,骑着龙,手上拿着太古篆字的笏板,对李贺说,天帝想邀请他为新建城的白玉楼写一篇赞文,而且天上的日子,没有人间疾苦,要李贺跟他一起走。”

这短短的二十七年,李贺走得极其辛苦,处处彰显着此路不通,但他的诗作却翩若惊鸿,惊艳了中唐,在浩如繁星的唐代诗坛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4.独留诗情向后人

《道德经》中说:“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意思是不离失本分的人就能长久不衰,身虽死而道仍存在的,才算是真正的长寿。”

李贺虽已故去,但是他的很多诗词被后人引用到自己的诗词中:“天若有情天亦老”,“雄鸡一声天下白”,“少年心事当拏云”等等。

“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句更被称为千古绝句,唐朝时期一直无人能对得上,直到200多年后的大宋时期,才有人接出来下联“月如无恨月长圆”。

生活几多坎坷几多磨,四处碰壁的李贺,即使心下再多不甘,他依然挺直瘦弱的身躯,勇敢地去寻找出路。

生如夏花,玻璃虽碎,但却美丽过。向逼仄的命途说不,或许就是李贺为自己的生命交出的最好的答卷。

世间再无李贺人,却一直流传着李贺名,他的诗词与故事,仍在继续。

李贺只活了27岁,却惊艳世人千年,李贺被后人称为什么称号

作者:无尽夏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ka8.cn/6054.html